東方衛視之《東方夜譚》娛樂第一輕鬆為主

  上海東方衛視定位在“家事國事天下事”,“日出東方、光耀九洲”,內容要“新聞見長,影視支援,娛樂補充,體育特色”,主打“新聞牌”。但縱觀東方衛視的欄目,依然屬於雷聲大,雨點小。東方衛視的《看東方》《律師視點》和《娛樂星天地》,都一定程度上模仿其它欄目而不看好。因此,東方衛視的收視率並不高,在各個衛視的差異化大戰中仍然未能擺脫缺乏競爭力的困境。但每天晚上在黃金時段播出的娛樂綜藝節目《東方夜譚》,比較有自己的特色。

  看天下各大衛視的屏幕,綜藝娛樂節目可謂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,你未唱罷我已登場。《快樂大本營》刮起了“快樂的旋風”以后,娛樂節目相互克隆,已經出現了過於明顯的同質化傾向。在這種春秋戰國的形勢下,一檔節目要想擺脫以往窠臼,一展自己的風採,沒有好的內容編排不行,沒有好的主持人也不行。《東方夜譚》是東方衛視開播以來收視率較為穩定的一檔節目。從播出到現在,已經在全國范圍內擁有了一個比較固定的觀眾群。作為一個可以打造為東方衛視的品牌欄目,我認為主要有以下的要素使它獲得了成功:

  隨著如今生活節奏的加快,人們對信息的需求量和形式也在發生著變化。這種變化客觀上也要求對新聞單一告知功能再做進一步的細分。新聞的娛樂功能便是這種細分的一種結果。它的主要表現就是在要進行播報的新聞中,將帶有趣味性的社會新聞單獨列出,告別呆板的“播音”方式,用輕鬆靈活的口吻道出。於是,這樣的新聞節目發展了娛樂性,而淡化了原有的新聞性。《東方夜譚》的主要目的就是將新聞娛樂化。要觀眾“笑”起來,讓嘉賓不“流淚”。這種定位主打了欄目以說笑新聞、戲謔新聞的氣氛,讓新聞進一步娛樂化。

  追隨東方衛視的“新聞見長,影視支撐,娛樂補充”的理念,《東方夜譚》把娛樂和新聞相結合,並把這種結合盡興發揮。《東方夜譚》主要是以播報社會新聞,娛樂界資訊為主﹔在形式上,把每期節目分為清談和訪談兩個版塊。在清談中,主持人一般評說新聞熱點,百姓話題和明星生活,話鋒也隨興所至。訪談的嘉賓中,大多數也為娛樂圈的名人。欄目的整體定位為“最幽默的夜間休閑節目、三十分鐘換來心態輕鬆、面對名人的機鋒交錯,劉儀偉展現全新個性”及“千鈞化一笑,一笑解千愁,不再神情緊張,東方夜譚,一笑而過”。圍繞著“幽默”“笑”的旋律,讓“娛樂精神第一位”,這種新聞策劃的主要目的和方向,定下了《東方夜譚》的主色調。

  新聞娛樂化所追求的都是盡可能廣泛的最大化的觀眾。《東方夜譚》的受眾定位,也主要面向黃金時段的收視群體。從實際效果來看《東方夜譚》,無論是現實和潛在的受眾,穩定和非穩定的受眾,它都力圖爭取最廣大的收視群體。清談版塊中的話題,既有新鮮性,又有幽默感。劉儀偉能把一檔新鮮事,融入具體的情節中,甚至罵人也不帶臟字,個人觀點和個人評論信手拈來。無論是保姆還是教授,少年還是80歲的老人,平民還是領導者,都可以在節目中“一笑而過”。笑過以后,有些新聞評論甚至會對他們的生活產生啟發和引導。欄目的獨特風格盡量在調和不同層次,不同需求觀眾的口味,最大化保証了收視群體對節目的關注和忠誠。

  剛剛正式推出《東方夜譚》時,節目在將近午夜的11點半播出,反響非常的好。后來,決策層果斷決定把節目時間提前2個小時播出。改在每天晚上9點25分播出的《東方夜譚》,擁有了更多的人氣。有網友評論說:“它是心靈上的一道盛宴,每天晚上的期待,便是坐在電視機旁等《東方夜譚》。”節目的編導也認為,在晚上播出這個“夜間談話節目”可以“讓觀眾笑一下,輕鬆入睡。”

  有調查顯示:城市主體觀眾的收視時間一般是從晚上6點即下班之后開始,大致在晚上10:00結束。因此,這4個小時是收視最集中,廣告最為投入的時段。東方衛視每天晚上8點16分,以大紅鷹劇場拉動收視,再以9點的新聞節目《直播上海》來延續態勢,此刻的觀眾往往會出現收視疲勞。因此,一檔幽默輕鬆,宣染快樂的節目在隨后開始調節觀眾的情緒。在晚上9點半,正是全家休息、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,無論是上班族,還是家庭主婦,都已經忙完了要做的事情,聚集在一起。這個時候播出的節目,應該是輕鬆幽默的。節目以說笑和插科打諢的調侃形式,調節出風趣的氣氛,鬆散一天緊張的神經,讓更多的觀眾歡笑,讓更多的觀眾輕鬆,為他們捧出一道名副其實的豐盛夜宵。毋庸置疑,它的適時播出,讓觀眾在電視面前得到了更多的娛樂。

  《東方夜譚》欄目時長為30分鐘。心理學認為,人的注意力是有時間限制的,注意力往往隨著視覺疲勞而下降。看電視的過程,就是一個不斷接受刺激的過程。如果時間過於長,觀眾的新異刺激越激烈,定向反射就越明顯,不僅不利於觀眾的休息,甚至產生厭倦的感覺﹔如果時間過短,又不能滿足觀眾的節目訴求。因此,加上廣告時間共30分鐘的節目,剛好能滿足受眾願意在電視上花的時間。

  主持人劉儀偉,有人稱之為是“另類主持人”。也許是原來在《天天飲食》中造就的數家珍的功夫,劉儀偉在解讀新聞時,也如數家珍,娓娓道來。再配合一個副主持小蔡,更將搞笑進行到底。

  在清談版塊中,劉儀偉講究幽默風趣,不僅要追求快樂,而且他的視角始終是要大眾快樂,“眾神狂歡”,回避精英主義。因此,追求平民化的主持人以幽默的風格為整個節目帶來了活力。他原汁原味地向人們展示普通老百姓的瑣碎、平凡,也少不了快樂與幸福。對於新聞熱點,劉儀偉也不做深入探究,隻追求熱鬧搞笑的現場效果,讓觀眾在笑聲中自己思考和感悟,主持人僅僅“一笑而過”。畫外音和插入的笑聲讓觀眾感受到了現場的氣氛。

  劉儀偉以貼近生活本身的個人幽默敘事方式,對新聞做出了另外一種另類的闡釋。他並沒有刻意追問生活的意義,也似乎並沒有關注人的生存處境和生存方式,但哪怕是雞毛蒜皮、油鹽醬醋,他也能讀出一種特別的味道。劉儀偉解讀的新聞內容,話題大半與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關。從生態環境、足球彩票,到寵物、明星,都可謂和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。

  在訪談版塊中,劉儀偉與嘉賓的對話也非常凸顯個性。劉儀偉擺脫了對名人的仰視採訪方式,用輕鬆愉快的話題引入,而嘉賓一旦“進入”圈套,他就改用緊追不舍的提問方式,大膽且又入木三分。如採訪《澀女郎》中萬人迷的扮演者陳好,劉儀偉就直截了當地問:“在現實生活中還那樣嗎?”,引起一陣哄笑聲。而被問的陳好,也有幾分尷尬。但這些尷尬並不使人難堪,劉儀偉想做的,是想要挖掘不同的人,在不同的外殼下有著共同的人的本質的東西。劉儀偉語言的詼諧和幽默,常常使現場的嘉賓哭笑不得,也讓觀眾在屏幕之前笑個不停。這種風格,不能不說給觀眾帶來了信任感和輕鬆愉快的心境。

  《東方夜譚》的走紅,與副主持小蔡的功勞也不可分割。如果《東方夜譚》中沒有了小蔡,可能遜色不少。小蔡被稱為“搭配主持人”或副主持。但正因為這個配角,才使得節目更加詼諧。試想,如果僅僅是靠劉儀偉一個人在那裡表演單口相聲,即使配上哄笑聲,也往往會陷入單調的窠臼。現場有個小蔡,愣頭愣腦的走上畫面,倒給現場增添了不少的氣氛。甚至小蔡不露面,劉儀偉拿他開涮,大家一想到他那樣子,也忍俊不禁。傻乎乎的小蔡,說話含糊不清,正因為這種感覺,讓觀眾更在心理上產生優勢,發笑也就很自然地出自內心了。

  《東方夜譚》這類新聞娛樂化節目,主要還是突出消遣娛樂功能。觀眾的目的,也是為了通過娛樂而讓自己的感情得到宣泄和釋放,以此來緩解和消除心理上的不平衡。從目前來看,《東方夜譚》的策劃是較為成功的。但如果過分強調了娛樂而忽略了引導,深度和廣度就顯得並不夠高。《東方夜譚》也面臨很多的不足,如主持人發音不准﹔有時調侃的笑話也比較老套﹔節目的包裝還顯得粗糙﹔節目形式比較單一,內容也基本沒什麼大的突破。因此,如果節目的策劃和內容編輯不及時跟進,不能保持節目的新鮮性,它的生命周期還很難說定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大红鹰娱乐111443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与東方衛視之《東方夜譚》娛樂第一輕鬆為主相关的文章: